剛結束「新台灣加油」的錄影,主題仍圍饒在王如玄的軍宅案上,經昨天記者會後,心裡其實有很大感觸。王如玄為了家人、為了自己的不孝留下眼淚,成為昨日記者會焦點之一。

 

她的眼淚卻諷刺著讓我想起關廠工人在抗爭中的眼淚、眷戶們記者會上的一跪,我不禁想問王如玄,對關廠工人的追殺,除了斬釘截鐵的態度,有流過一滴眼淚嗎?對助長軍宅炒作,讓更多眷戶飽受炒作與欺詐之苦,有流過一滴眼淚嗎?

 

節目中鍾小平議員表示,這是民進黨在炒作的階級問題,我必須問鍾小平、王如玄,甚至是國民黨,究竟是誰去造成這樣的階級存在?
現在所存在的貧富不均、分配不均、世代不正義的問題,究竟是誰造成的?

 

從事件一開始到昨天的記者會,我感受不到王如玄的道歉,卻只有持續不斷的傲慢,她試圖用專業去包裝與掩飾問題,難道,有律師的專業,就能做這些欺壓老榮民的勾當嗎?
一個擁有特權人的傲慢,才是真正挑起族群、階級對立的傲慢!

 

過去這二十天,我們多次引述了大法官第485號解釋,簡單說,就是希望這眷改條例應真正落實社會正義,不能淪為資本炒作商品,不能投入過度資源去照顧高度將官,這點難道王如玄不曉得嗎?尤其如她所稱公益律師的生涯中,這些最基本的照顧弱勢的公益目的,難道王如玄不知道嗎?

 

當她自己選擇用依法成為規避理由,成為剝削弱勢的那一塊,左手告勞工,右手炒軍宅,無視大法官解釋、把公共政策本質踐踏到底,這就是邪惡,就是無良,就是法匠!

 

我強烈要求國民黨不要再為王如玄行為辯護,合理化王如玄任何過去欺壓榮民、踐踏社會照顧的一切,用階級去扭曲是非,而王如玄應真真切切的向人民坦承,莫再逃避!